浙江11岁留守女童痴迷游戏 10天刷18万元打赏主播 - 天道自动采集新闻蜘蛛池4.2 "/>
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千城联播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络日报 > 国际网络新闻 >

浙江11岁留守女童痴迷游戏 10天刷18万元打赏主播

点击:52381
  

  青田11岁留守女童痴迷游戏10天刷18万元打赏主播

  家属指主播诱导未成年孩子打赏,将诉诸法律

银行交易单显示,银行卡充值交易多达数百笔。

聊天记录显示,平台主播明知小陈未成年,还涉嫌诱导后者打赏。

  这些天,22岁的青田姑娘夏晓玲为讨回18万元在四处奔波:10月2日至10月12日期间,年仅11岁的侄女小陈在玩游戏和刷短视频时,打赏掉了近18万元。

  “哥哥嫂嫂在西班牙,小陈一直跟着奶奶过。平台主播诱导未成年孩子打赏,平台应该退钱。” 夏晓玲说,目前她已委托律师对此事进行调查并将诉诸法律。

  10天18万元

  全用来打赏游戏主播和发红包

  11岁的小陈是青田某小学的女生,父母在西班牙打工,小陈跟奶奶在一起生活,是侨乡青田的典型“洋留守儿童”,平素喜欢手机游戏和手机短视频。这两年,一些直播里的帅哥美女让她欲罢不能。老人的钱都放在几张银行卡里,也没有绑定手机短信,老人觉得孙女年纪小,放银行卡时并没有特意避开孙女。

  10月13日,奶奶打扫孙女房间时,发现几张银行卡竟然都在孙女房间内。感觉事情不对,奶奶追问孙女,一脸惊恐的小陈终于告诉真情:自己拿着银行卡绑定微信零钱后打赏主播和用于玩游戏,购买装备了。

  夏晓玲向记者展示的建设银行和光大银行的交易单显示,2日到12日这段时间,这两张银行卡的充值交易多达数百笔,全部用于微信零钱充值,收款方账户大部分是短视频账户,还有小部分用于充值游戏和发网友红包。

  夏晓玲登录小陈的短视频账号,在送礼记录中看到,上面密密麻麻都是小陈给主播送出的礼物,仅仅10天时间刷了13.9万元人民币的礼物,其中最贵的礼物“嘉年华”一个就要3000元,小陈送出了16个。此外,小陈还给在直播间认识的网友发了将近2万元的红包,并给自己购买了2.2万元的游戏装备。

  小陈说,这些礼物都是她送给“第五人格”的主播的,今年8月起,她就在直播间看主播们打游戏,边看边送礼物。“仅仅10天时间就刷了奶奶18万元。”

  主播嘘寒问暖

  诱导11岁小陈多送礼物

  小陈说,主播告诉她只要刷礼物就能带着玩游戏,刚开始就是想跟着主播学技术,后来发现也没学到什么。但是在刷礼物的时候,还是很开心的。

  平常直播的时候,小陈也会用微信或平台私信与主播们保持联系。聊天记录显示,虽然小陈透露过自己仍是学生,需要上课,但主播仍然不时发来信息提醒小陈,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希望小陈多多关注自己。

  “小陈在直播间的标签就显示是小学生,主播也多次问过小陈的年龄,小陈都说自己是11岁。但就是这样,像第五人格主播轩轩还一直私聊小陈,诱导小陈送礼物。”夏晓玲认为,虽然家里人没有将密码妥善保管,负有一定的责任,但主播们明知小陈是小学生,还诱导小陈送礼,这令她无法接受,希望能够把钱退回来。

  律师说法

  未成年人的赠与行为,父母追认后才能生效

  为了挽回损失,夏晓玲尝试联系平台和主播,但是主播拉黑了她的电话。

  近日,平台方发来信息,要求提供监护人的联系方式,以及可以证明充值消费当事人是未成年人的确凿证据和充值交易记录截图等信息。目前,夏晓玲正在积极搜集证据,并联系了律师。

  浙江博翔律师事务所项黎律师认为,行为人小陈在作出给主播打赏行为时年仅11岁,根据我国民法相关规定:八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实施民事法律行为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经其法定代理人同意、追认,但是可以独立实施纯获利益的民事法律行为或者与其年龄、智力相适应的民事法律行为。

  项黎律师说,在平台上送礼给主播,属于一种赠与行为,该赠与行为涉及金额高达十多万元,并不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可以单独实施或与其年龄、智力相适应的民事法律行为,因此该行为必须经其父母追认后方能生效。

  项黎律师提醒:各位家长应妥善保存银行卡等金融工具的账号、密码,不要将密码等设置成未成年人熟悉的常用号码,同时,在事件发生后第一时间应当报警并进行取证,取证的方式大致有:搜集平台号的注册信息、与主播的聊天记录以及交易时家长的不在场证明等方面证据,及时挽回损失。

  新闻+

  留守儿童缺乏归属感,教育成长问题突出

  被称为侨乡的青田县,人口不过50多万,但华侨却多达32万人,占比为全国县级市之最。因为种种原因,不少在海外打拼的青田人,将孩子送回(留在)国内生活。与父母远隔重洋,这样的孩子,被称为“洋留守”儿童。

  来自官方的数据,青田共有近万名华侨留守儿童。这些孩子并不差钱,甚至与身边同龄的孩子比起来,他们的经济条件可能还更加优越。身上穿的是品牌衣服,手上玩的是国外买的高档玩具。

  “很多从国外回来的孩子,他们的生活其实处于一种游离的状态,对未来有些无所适从,很难融入国内的生活,对将来要去的国家又几乎一无所知。”当地一名官员对记者说,这是一群“没根”的孩子,这是一个“需要帮扶的群体”。

  与普通留守儿童比起来,这群“洋留守”身份更加尴尬,他们普遍缺乏归属感,不知何处是故乡。

  意大利归国华侨周勇认为,作为特殊群体的华侨留守儿童,要比普通留守儿童更缺乏安全感和归属感。“洋留守儿童的家庭条件相对较好,而他们中许多是在国外出生的,或者已经在国外生活了一段时间,回国后较难融入新环境。”

  周勇认为,一直以来,旅外侨胞家庭的“留守儿童”的教育、成长问题较为突出,也是急需学校、家庭和社会解决的问题。

  本报记者 盛伟 通讯员 舒旭影

  盛伟

顶一下
(60582)
踩一下
(48435)
------分隔线----------------------------
------分隔线----------------------------
关于我们  |  本网动态  |  本网服务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总编邮箱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返回顶部